盛世歌舞

编辑:球队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6 14:32:20
编辑 锁定
盛世歌舞作者:泉道
中文名
盛世歌舞
作    者
泉道
小说类别
穿越
首发网站
耽美小说网

目录

盛世歌舞简介

编辑
蛮声海外的古典音乐学家梁萧穿越到了箜罄帝国一个老鸨的苦逼侄儿身上。这个时代是一个东晋与盛唐混合的时代,这里有东晋女扮男装祝英台、绝色才女谢道韫、富可敌国王谢族等。这里还有中唐碧玉年华杨玉环、酒鬼诗仙李白、而立之年颜真卿等。他不孟浪,却放浪形骸。他不下流,却风流儒雅。乐圣李龟年是他的手下,小书圣王献之是他的小弟,中古世界是他的音乐舞台。

盛世歌舞楔子

编辑
谁的眉眼温暖了帝王的薄寒、谁的素手痴情了卿相的酒盏?秦淮河悠悠千年,流淌着的至今恐怕仍是那无尽的愁怨。
而自古红颜,莫不是行走在一个河山的刀尖,看惯尔虞我诈、夺利争权,谨小慎微却无法抵挡滔滔洪流赋予她们无法挣脱的锁链。
秦淮河流淌了千年、也包容了无数朝代里或沉重、或清浅的失意怠倦,文人骚客、仕人遗老,居庙堂之高的贵人达官,带着一身的落寞、半世的羁绊,在这十里秦淮上,在微凉却又飘荡着迷离的夜色里,听听江南小调,品品香茗佳肴、美人在怀,丝竹犹耳。大抵可以用浅斟低唱挥一挥尘世的浮名、官场的跌宕。
拨开历史的烟雾,想那晚明烟雨朦胧的三月、柳色抽新,华灯初上,轻纱幔绕的画舫、觥筹交杂、浆声回荡。
如是、香君、圆圆的窈窕身段、纤纤素手、婉婉歌喉、在灯影摇红里依稀可辨。
沐浴着十里香艳、六朝金粉,不知是嗔、痴、羞、怨的灵秀红颜在飘摇的烟雨里长袖漫卷、舞尽一个朝代的婉转与缠绵。
而南京、用六朝古都的繁盛执着,换来一个称作“秦淮八艳”的斑驳传说。
但南京终究是苦命的帝王冢,悲情的温柔乡,那段国耻更是让人无法忘怀。
每年的12月13日上午10点,南京城都要拉响防空警报,举行各种纪念活动,悼念1937年南京沦陷后,大屠杀遇难同胞。
而今天,正是2050年年末的12月13日,也是南京灰色的一天,即便百年过后,南京人依然没忘记那段耻辱,缅怀于心。
昨天演出完毕,休息了一个晚上,今天一大早,梁萧就带着自己的手提电脑和相机,去了位于江东门的纪念馆。
早上8点未到,那里已是人满为患,各种纪念活动持续不断。
可是他却不太喜欢这份嘈杂的气氛,作为25岁就登顶中国古典乐坛,被誉为中国古典乐器王子,获得格莱美最佳古典混合音乐金奖,成为中国古典乐的代表人物之一的梁萧而言。从小他就喜欢亲近自然,喜好宁静,不喜欢城市的喧嚣和嘈杂。最重要的是,他对古都,乃至古文化有一种近乎疯狂的痴迷,所以他受邀来了南京。
南京,可以说是中国古典音乐和艺术的发源地。
如今已是无数荣耀加身的梁萧从小到大一直想要来看看这座城市,现在这个梦想,终于实现了。
献了一束如雪的白菊,表达完心中的那份哀悼,他带着墨镜,悄然退出人流,手握相机步入这座千年古城之中。
雇了辆人力车,他踏着历史的踪迹,来回穿梭在南京的各个古楼长街内,想寻觅金陵那千年前的繁荣与鼎盛。
这里每寸土地都有着说不清道不完的故事,只是被岁月风尘掩盖,忘了那原本的主角儿是谁。
就算是一百个说书人用一辈子也说不完南京一条古街的故事。
人力车拉了很久,那车夫似乎对南京这一代很熟,知道梁萧是来观光游览的外地游客,便拉着他往秦淮河沿岸一带行去,同时还不停的跟梁萧解说着一些古街的故事,俨然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导游。
不经意间,透过一幢幢民房发现鸡鸣寺若隐若现,秦淮河,夫子庙,莫愁湖似乎就在百姓的房前屋后,集庆门,琵琶巷,杨公井,三山街,乌衣巷……一个个有过这样那样或惊天动地或缠绵悱恻的典故、传说的地方,就这么随意的散落在街坊中。
“先生,前面就是乌衣巷了,只不过听闻昨天有人在巷子东边深处发现了一个东晋贵族墓穴,今天文物局正在施工开挖,我担心不让进啊!”车夫憨厚地挠挠蓬乱略带汗水的头发,有些尴尬道。
乌衣巷范围很大,再进去就是旧巷故址了,梁萧摇摇头付了钱,谢过那车夫后,独自一人往巷子深处行进。
至2025的时候,为了恢复南京古文化旧址,文物保护局和旅游局就将乌衣巷的商业房屋都拆迁重建了,而新建的古楼虽然复古,却已经没了数千年前的那种古典韵味。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这首诗是唐代著名诗人刘禹锡写的,大致意思说“朱雀桥边冷落荒凉长满野草野花,乌衣巷口断壁残垣正是夕阳西斜。晋代时王导谢安两家的堂前紫燕,而今筑巢却飞入寻常老百姓之家。”
东晋时期阀门林立,但王、谢两家是整个中原华夏最顶级的豪门氏族,他们自视甚高,除了皇族和王、谢两家从不和外族通婚,其家族上上下下个个达官显赫,富可敌国,就连皇族都对他们忌惮不已。
乌衣巷两位叱咤风云的人物,其中一位王导,东晋开国元勋,据说司马睿登极那天居然要把王导拉到他身旁同受百官朝贺,民间更是有“王与马,共天下”的说法,可见其权势薰天。
还有一位也是力挽狂澜,救东晋社稷于将倾的人物,他就是谢安,曾隐居东山,以诸葛自喻,创造“东山再起、风声鹤唳、投鞭断流”典故的人物。
同时他也是淝水之战的指挥者,少年时期就风流倜傥,名满洛阳。
可以想象,乌衣巷作为当时权倾朝野的大臣的宅邸,作为贵族士大夫的集居地,该是怎样一副热闹繁华的景像!高门大宅,宝马香车。白天画檐若云,晚上灯花如雨。
更重要的是,这里已经不仅仅是豪族的院落,这里已经成为中国文化史上一道不可缺少的风景线。
今天梁萧站在乌衣巷街头,心中却遐想着那时候王谢两族子弟的文彩风流。他羡慕古人,向往魏晋人物晚唐诗;向往唐人诗花雪月,饮酒吟词,琴瑟友之;向往那片不被污染的蓝天和自由遐想的国度。
但似水流年,在顶级的豪门氏族也顶不过历史的消磨,尽管如此,他们也历经了三百余年才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嘀嘀——”这时,梁萧身后的笛鸣声将他拉回了现实,他回头望去,脸上却不自然地皱起了眉头。
时之界全文阅读 只见距离自己一米不到的距离,赫然停着一辆红色敞篷跑车,看上去是快撞上自己才紧急刹车的。
而红色向上倾斜的车门外,靠着的是一名充满时尚高贵气质的女子。
女子身材高挑,皮肤白皙,长发微卷,带着付黑色太阳镜,小巧的鼻子,樱桃小嘴,白皙的脖子上带着条精致的项链,米白色外套,里面是件低胸蕾纹紧身衣直至大腿,高耸的双峰,两峰间的那条羊肠小道若隐若现,而那被紧身衣包裹得紧致挺翘的臀部更加显现了女子身材的妖娆妩媚,下面黑丝包裹下修长的腿显得很是匀称,踩着双白色的高跟鞋,珍珠状的鞋带环在细细的脚踝处熠熠生辉。
女子看不清脸部容貌,但从那微微露出的锁骨、雪白的玉颈。纤细柔弱的素手来看,定然是个美女。
“喂,让让啊!说你呢,没听见吗?”女子嘴里嚼着口香糖素手将大紫墨镜脱去,顿时一张精致白皙的小瓜子脸展露出来,长长的睫毛,灵动深邃的眼眸,润泽的粉唇,性感的瑶鼻,令梁萧沉寂二十五年的心,为之一颤。
果然,美极!
梁萧惊艳地看了眼女子,这女子可以说是他见过的女子中最美的一个了。
料是他见了那么多美女明星也感觉和这女子无法比拟,那股天生高傲凌人的气质绝对不是那些从普通百姓转型成功上位的人可以比的。
可是那性格脾气,让梁萧皱眉低叹。
明星家族培养出来的梁萧长期受音乐熏陶,虽然悖逆了父母的意愿没学现代流行乐,但他依然不后悔,他很喜欢现在的事业。可是因为他的生长氛围和古典熏陶,让他比同龄孩子更为早熟。
所以,迄今为止,梁萧还没交过一个正式的女朋友,但女性朋友确实不少,其中不乏大腕明星,歌坛一姐。歌后影后。
而且过了年,开春后,他就会和“宋祖音”的女儿宋可欣一起去瑞典皇家音乐学院表演。虽然宋可欣很喜欢他,家里人也极为赞同俩人的往来,可是在梁萧心里,他只把她当做妹妹看待。
晃了晃脑袋,梁萧主动让开了道路,好让她的跑车通过。
作为上层人士,落在后面的梁萧稳了稳鼻那银丝眼镜,目光习惯性地瞥了眼车后车牌。
“苏a00007,再配上这世界赫赫有名的限量版布加迪威龙跑车,啧啧——绝对不简单呐
!难怪,那一身气质如此凌人……时尚都市丽人,甚至可能是某个世家的千金小姐。”
那女子开着红色敞篷跑车扬长而去,梁萧拎着相机和手提电脑,慢慢悠悠往里走去,同时还不忘将沿途的雅致风景拍摄下来。
……
乌衣巷东面一处地段,大约几百平方米左右,被半人高的木结构铁锁栅栏围了起来,里面驻扎了几个大型帐篷。
看见红色跑车驶进来,几个拿着呼机说着什么的便衣警察中,冲忙走出来一个中年男子,不远处也走过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怎么回事?还没处理好吗?”女子从车上下来,皱眉问。
那便衣警官点点头,笑对那老伯道:“这位是本市市长千金,也是国家文物局副局长,谢梦菲,谢小姐。老伯,您有什么话就跟她说吧!”
那白发苍苍的老伯,双眼模糊,干巴巴的嘴唇颤动了几下,突然有些激动:“梦菲……你是梦菲?二妞子?”
谢梦菲蹙眉深锁问“你是?咦,你是……王老伯?”
“是啊是啊!没想啊,十年没见,咱们二妞子长这么大了!你们家能耐啊,谢严那小子居然当市长了。”老人甚是开心。
谢梦菲冰冷的俏脸微微羞红,当初她们家也住这,小时候她就经常跑王大伯院子里摘柿子吃,那时候还经常被王大伯笑话。
据说,乌衣巷住着的都是姓谢的和姓王的住户,是晋朝王、谢氏族的遗后。
“梦菲啊!这古墓群里埋的可是我们的老祖宗啊,你可千万别让他们挖啊!”
“这……”谢梦菲犹豫了,她也想到了这一点,早上还特意请教过父亲,想听听他的意见,毕竟他也是从小就在乌衣巷长大的,对乌衣巷有着特殊感情。
可是身为国家文物局副局长,谢梦菲从主观意识上还是想要进行实地挖掘的。
还好父亲政治觉悟高,跟她说:“既然已经发现了,那就进行保护式挖掘吧!难道你还打算把古墓群留给盗墓贼不成?那更是对我们老祖中的不敬不孝。要知道你不挖,不代表别人也不会挖。只是考古要讲究科学性,千万别损伤了他们的仙躯。”
谢梦菲耐心劝慰王老伯,细心讲解文物保护的重要性。
这时,天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这雨来得突然,居然毫无征兆说下就下,三人很快都被淋湿了。
“何叔,你先带王爷爷去工棚地下避避雨,”说完,谢梦菲急忙往自己的敞篷跑车跑去。
人淋湿了不要紧,车子敞开着,里面淋坏了,那可得运到国外修理,谢梦菲可不想多此一举。
可是距离跑车还有十米不到的距离时,谢梦菲身子突然矮了一截,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惊慌。
“没事吧?”
正好从乌衣巷口跑过来避雨的梁萧以为她是扭到脚了,忙上去扶住她,可是晚了。
他跟谢梦菲同时摔了下去,带着滚滚泥流往深不见底的天坑中陷了下去。
这时他才恍然大悟,这哪是人家跌倒了,分明就是地陷了,而且还很深很深,因为梁萧感觉他在那个漆黑的洞中飞了很长很长时间,之后就失去了直觉。
……
“这里是江苏卫视新闻直播间,这里是江苏卫视新闻直播间,现在插播一则消息。”
“享誉中外的古典音乐家梁萧和国家文物局副局长谢梦菲,在乌衣巷古墓群附近不幸遭遇地陷事故,双双罹难。梁萧殇年25岁,谢梦菲殇年23岁。而在挖掘他们尸体的过程中,考古人员还宣布了一个震惊世界的发现……”